以病患作政治要挟?无德祸港!香港社会普遍支

以病患作政治要挟?无德祸港!香港社会普遍支持追惩罢工医护

香港医护人员罢工虽然暂时告一段落,但已有民众因此要求对罢工人员追责。香港《大公报》11日刊登的一篇评论称,由乱港分子操控的少数医护人员罢工在一片骂声中草草收场,这些人曾提出五项诉求,其中之一为“公开承诺绝不秋后算账”,“在笔者看来,这笔账不能等到秋后再算,而应现在就算”。


“医管局员工阵线”上周发起一连五天的罢工,其间部分医疗服务受到影响。据香港《星岛日报》11日报道,有网民在社交平台爆料称,他的舅父在威尔斯亲王医院完成手术后返回病房,约两小时后被发现倒卧在地上,头部出血,最终因抢救无效、脑部出血死亡。该网民表示,理解医院因疫情需要封院,家属只能依靠医护照顾病人,但质疑事发当天病人所在的9A有多名医护人员罢工,导致人手不足,促请医管局追究涉事病房罢工人员。他说,一家人对事件极为愤怒,“内心无名火一直无法释怀”,怒斥罢工医护人员“背信弃义,毁了约誓”,他们一定追究到底。


针对上述事件,威尔斯亲王医院发言人称,由于未能取得死者家属同意,个案已交由死因裁判官跟进。一般而言,为降低病人跌倒风险,医护人员会安排病人入住比较接近护士站的病床,并将其私人物品放于床边,方便其拿取。早前宣布将为受医护罢工影响的市民提供义务法律咨询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呼吁死者亲属立即与新民党联络,除追讨金钱补偿外,更重要的是为不幸去世的死者讨回公道。她透露,受罢工影响的义务法律咨询服务反应踊跃,截至10日已收到20多宗求助个案,其中有数名癌症患者因受到罢工影响押后治疗,还有心脏病患者原本被安排在上周接受搭桥手术,同样因罢工被迫改期。头条日报网称,对罢工医护不满的病人家属,除了可循民事追究外,也可以要求召开死因庭,由死因庭裁判官裁定罢工与病人猝死是否有关。


香港社会普遍支持对罢工医护算账。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团体10日到政府总部外请愿。他们高喊“无良医护、抗疫罢工、良心何在”等口号,要求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立即辞退所有违规医护人员,永不录用。香港《大公报》11日的一篇评论称,医护可以合法罢工,但罢工目的必须局限于劳资纠纷,不应通过行动迫使第三者例如政府来满足劳方要求。这次“医管局员工阵线”以发动罢工要挟政府“全面封关”,远超雇主的职权范围,因此涉嫌违法。文章直言眼下的香港正处于非常时期,如果对医护罢工事件不及时算账,难免造成此类“病毒”蔓延,令香港许多行业瘫痪。《东方日报》11日发表“促拨乱反正 惩罢工医护”的评论称,严肃处理罢工人员可避免社会各界有样学样,用罢工威胁政府。《星岛日报》发表社论称,要避免医护再以罢工为要挟,损害病人,医管局应积极考虑采取纪律行动,施加足够吓阻力,而受影响的病人和家属要求民事索偿,也可令医护考虑再罢工时多些顾虑,三思而行。


不过反对派仍不反省,“职工盟”的一个属会“建筑地盘职工总会”向承办商发出要挟,以改善地盘防疫措施为由,企图在11日中午后煽动罢工。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批评称,“建筑地盘职工总会”与“医管局员工阵线”如出一辙,前者的五个诉求中包括“确保所有上班工人14天内没有往返中国或其他疫区,没有虚报情况”以及“停止派遣所有员工往返中国或其他疫区公干”。梁振英质问道,将“内地”称为“中国”,是巧合,没有政治含义吗?



延伸阅读

阵前脱逃,无德祸港!以罢工威胁政府“封关”是港医之耻

疫情严峻,但就在这般紧急关键之时,数千香港医护人员却玩起了罢工。


据了解,本次罢工由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罢工时间从2月3日到7日共计5天,核心诉求是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禁止内地人进入香港,理由是“以防疫情爆发”。随着罢工持续,香港医疗力量的缺口也越来越大。香港医管局总行政经理昨日表示,公立医院当天共有约5000医护缺勤,当中包括220多位医生、3000多名护士及逾900名专职医疗人员,而急症室亦有超过200人缺勤。病无可医,让不少香港市民处境尴尬。


对于部分医护人员挟“罢工”以令“港府”,特区政府回应道:现在往返两地的90%都是香港人,而且如果禁止内地人来港,有违世界卫生组织的“不应主张歧视”条款。对此,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出面回应:“应对疫情需要团结。当前肺炎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疫情突如其来,这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每一个人守望相助、守土尽责。然而,反对派却借机兴风作浪,为一己之私煽动罢工,实属丧心病狂。从职业道德来看,救死扶伤是医护人员的天职,“不容许有任何宗教、国籍、种族、政见或地位的考虑介于我的职责和病人间”也是其最基本的职业底线。如今社会亟须医护人员坚守防疫第一线,某些人却大搞罢工,置病人乃至全港市民健康安全于不顾,无异于阵前脱逃,无德祸港。


即便不论职业道德,单纯立足正当性、必要性,所谓“封关”是否真的有利于抗疫?正如林郑月娥特首所言,现在往返两地的有90%都是香港人,这些在内地工作、退休、求学的十几万人,他们随时返回香港的权利和任何一个留在香港的人没有分别。而且,自2月4日零点起,特区政府已将暂时停止提供旅客清关服务的口岸由六个增加至十个,目前香港连接内地和外地的口岸只剩下香港国际机场、深圳湾口岸、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这三个。出于减少“输入型”病例之目的,当前的防控措施已然够格,全面“封关”实属反应过激。


“封关论”看似言之凿凿,也蛊惑了不少香港市民,但退一万步讲,究竟是谁更害怕“封关”?且不说,长期以来香港的水电蔬菜等生活必需品基本都靠内地供应,而且在疫情防控方面,内地的防护用品产能也远远超过香港。前段时间,香港口罩供应紧张,特区政府火速与内地联系,最终促成800万只口罩来港零售。究竟是谁离不开谁,明眼人都心知肚明。


这不,就在部分港医威胁政府“封关”之际,香港不少市民听到内地工厂停工的“谣传”开始疯狂抢厕纸。幸亏特区政府及时回应“停止客运通关服务后货物仍可进入香港”后,恐慌情绪才得以缓解。一边拼命不让内地人进入香港,一边又希望内地商品不停供,如此两面嘴脸真的令人不齿。


将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只会让防控力量更分散,威胁香港700多万人的生命健康。这样简单的道理,香港反对派恐怕也并非不明白,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拿700多万市民的生命健康“揽炒”,卑鄙至此,必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环球时报、长安观察

流程编辑:TF015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estplace2eat.com/app/1449.html